忍者ブログ
是誰說在漂亮大門後等你的, 一定會是美麗天堂?
2017/09月
≪08月  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  10月≫
[290] [289] [288] [287] [286] [285] [284] [283] [282] [280] [279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盛開的櫻花──
怒放的花色與其說是淡紅,更接近白色。
緩緩飄落的花瓣,在途中某處染上了暗色的陰影,轉變成淡淡的墨色。
(──「薄墨櫻」。)
枕邊有不可思議的氣息。
有人站在那裡。
不知是男是女,只聽到衣衫窸窣作響的聲音和低微的呼吸聲。
──傳來櫻花的香氣。
之後那個氣息靜靜地消失。
「……」
晴明在睡榻上醒過來。
宛如夢境的餘香一般,飄散著櫻花的香氣。
而且,睡榻四周散落著白色的花瓣。
慢慢地坐起身來,晴明拾起那些白色的花瓣,放在手心之上。
有如淡雪般的花瓣在晴明手中,有如融化般地消失。
(──看來是受到了邀請。)
晴明發出小小的嘆息聲。
從睡榻上起身,緩緩地拉開御簾,外面是一片亮眼的春陽。
瞇起眼睛,晴明凝視著遠方。
 
一.
 
「您找我嗎,晴明大人?」
一位少年現身在晴明房中。
年齡是十四、五歲,黑色的長髮束起披在身後。纖細的身體穿著水干和褲子。是個有著漂亮眼睛、看起來聰明伶俐的孩子。
他的名字是鬼王丸,是個曾經想要殺死晴明的陰陽師,不過現在已經改過向善,以晴明弟子的名義居住在宅邸之中。
鬼王丸聞到淡淡的墨水味。
晴明正在寫東西。
終於寫完之後,晴明以優雅的手勢,將寫著文字的紙張捲起來。
「鬼王丸──」
「是。」
少年在晴明身邊正襟危坐。晴明將剛寫好的書簡交給鬼王丸。
「如果我有甚麼萬一的話,就把這個打開來看。」
「咦……」
對於不知所措的鬼王丸,
晴明露出淡淡的微笑說道。
 
「我會盡量不要失敗。」
「……」
鬼王丸無言地凝視著晴明。
「怎麼了,我臉上有東西嗎?」
「不、不──甚麼事都沒有。」
「我找你來就為了這件事,你可以退下了。」
「是,我告辭了。」
 
──感覺和平常不一樣。
(晴明大人……)
而且臉色似乎也很差。
(──存在感好淡薄。)
雖然原本,不管再怎麼說都是線條纖細的人,但卻不曾讓人因此感到軟弱。
和優雅的外表不同,內在隱藏著某種堅強的意志,就連微笑都似乎能將人壓倒──他原本是那種人。
今天的印象似乎不一樣。有種虛幻,簡直就像即將要消失的感覺。
這種感覺──似曾相識。
(對了……)
以前感覺到存在感淡薄的人,全都在不久之後離開了人世。
而且,「萬一出事的話」是指──
(晴明大人的死期近了……?)
鬼王丸急急忙忙將一瞬間掠過的想法打消。
──不吉祥,不可能會有那種事。
臉色看起來之所以會不太好,是因為睡眠不足還是甚麼的緣故吧。
鬼王丸壓抑下心頭湧起的不祥預感。
 
──翌晨。
雖然太陽已經昇得很高了,但是晴明卻還是沒有起床。
(平常都很早起的呀……)
會不會是哪裡不舒服呢──覺得擔心的鬼王丸走向晴明的房間。
「晴明大人──」
打開御簾,接近晴明的睡榻。
……傳來不可思議的香味。
是平常不使用的香,晴明的枕邊有香爐,殘留著燒完的香木灰燼。
橫躺著的晴明的臉孔,是慘白的。
「晴明大人,請起床!」
雖然出聲地搖了一下身體,但是晴明卻沒有睜開眼睛。
「……」
鬼王丸倒抽了一口氣。
──晴明的身體非常冰冷。
「晴明大人──!」
少年發出了悲嗚。
「怎麼了?」
高大的青年,不知從何處現身。
有著經過鍛鍊的身體,是個有著野性美貌的青年。
雖然有著人類的外形,不過其實他不是人類,而是晴明的式神,名叫「涼牙」
「晴明大人的樣子怪怪的!」
鬼王丸向涼牙求助。
「我看看──」
涼牙緊盯著晴明。
「起來,晴明!」
雖然捉著他的肩膀用力搖晃,但是晴明卻沒有反應。
「怎麼了,還不振作一點,晴明──!」
涼牙抱起晴明,但是晴明依然緊閉雙眼,無力地垂下脖子。
「……身體好冷。雖然似乎還有微弱的呼吸,但是感覺晴明不在這裡。這到底是──」
「靈魂脫離了。」
鬼王丸低聲地說,涼牙發出小小的呼氣。
「所以才會毫不抵抗嗎?因為這個男的總是在提防我,很少讓我碰觸他的身體。」
說起來,涼牙原本是擾亂京城的魔物。
敗給晴明的法術,無奈之下涼牙才會追隨他。不過陰陽師和式神之間,至今依然存在著緊張感。
涼牙興味十足地撫摸著晴明的身體。
「就算這麼做也不會醒過來,可以隨我摸了。」
「你還不住手!」
看不過去的鬼王丸,用強硬的語氣說道。
涼牙小心地讓晴明橫臥在睡榻上,嘴邊泛起笑意。
「要侵犯他就趁現在。」
「叩!」傳出悶悶的一聲。鬼王丸打了涼牙。
「不要真的打我啦!」
「當然會想要打你!」
涼牙摸著被打的頭,
「我是在開玩笑。靈魂脫離這種事我也知道啊。在這裡的,換句話說是晴明的空殼──就跟屍體沒兩樣。我可沒有褻玩屍體的興趣。」
「不要說是屍體!晴明大人還活著,只是靈魂──」
「為甚麼會脫離呢?人類的靈魂有那麼容易脫離嗎?」
「──《遊魂之術》。」
鬼王丸小聲地說。涼牙皺起了眉頭,
「遊魂之術?那是甚麼?」
「是陰陽道的法術之一。暫時讓靈魂離開肉體,只有最高等級的陰陽師能夠使用,是高度危險的法術。」
鬼王丸指著晴明枕邊的香爐。
「這殘香是使用遊魂之術時的香木。」
這麼說起來──
「晴明大人昨天說過,『會盡可能不要失敗』。」
「那麼──晴明是依自己的意志,讓靈魂到某處去的囉?那麼用不著管他,不久之後他就會回來了。」
「遊戲之術只能在夜間使用。天亮之後,靈魂還沒回到肉體就表示──」
「……法術失敗了是嗎?就晴明來說還真是少見。」
「像晴明大人那樣的人物,我不認為是單純的失敗,一定是有甚麼事讓他無法回來。」
「可是,肉體是有極限的,如果靈魂長時間不回來的話…」
「──會變成真正的屍體吧!」
暫時沉默下來。最後涼牙終於開口,
「簡單來說,只要把他叫醒就行了嗎?」
「你要做甚麼?」
「只要我吻他,他就會醒了。」
對於接近晴明嘴唇的涼牙,
「住手──!」
鬼王丸用扇子打他,
「你敢對晴明大人意圖不軌的話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!」
因為太過激動,而淚眼盈眶。
「不要哭!」
「啊啊,我應該──要怎麼做才好呢!而且這個笨蛋式神又不可靠!」
「誰是笨蛋式神!我明明叫你不要哭的。又還沒有確定會死,應該還有甚麼方法才對。冷靜下來思考吧!」
「……」
沉默之中,鬼王丸抬起了頭。
「對、對了!」
他用跑的回到自己房間,取出晴明交給他的書簡,再回到晴明的寢室。
「為了這種時候,晴明大人給了我這個。」
打開書簡之後,是晴明端正的筆跡。
鬼王丸和涼牙逐行看著寫在和紙上的文字。
「『薄墨櫻』……?」
那裡頭寫著「薄墨櫻」的由來。
曾經有個捲入皇位繼承戰,隱身山里的皇子,為了撫慰死去戀人的靈魂而親自種下,是顆有著如此傳說的櫻樹。
它的花色接近白色,在散落的時候,會像在悼念心愛的人之死一樣帶著薄墨色,因此被稱為「薄墨櫻」。
那是送走死者靈魂的「喪櫻」。
經過數百年的時間,據說薄墨櫻現在依然在深山之中默默地綻放──不過能夠見到那個花朵的,只是離開現世的靈魂。
書簡上記載了山中的地點,以及類似標記的細節。
「晴明大人在這裡……?」
「會把這個託付給你就表示,萬一發生甚麼事要你去接他吧!」
涼牙低聲說道。
「哎呀呀,真是個麻煩的陰陽師。──沒辦法,就去接他吧!」
 
二.
白色的花瓣輕盈地飄落下來。
是個安靜、潔淨的地方──晴明這麼想。
倚坐在櫻樹下,出神地眺望著景色。
他知道有好幾條「眼睛看不見的道路」在這個地點交錯。
之後──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一個老人。
他站在晴明面前,呼了一口氣。
「走這條路就行了嗎?」
「──沒錯。」
「我好像聽到了要我朝櫻樹走的聲音…喔喔……開得真漂亮,我的運氣真好。」
老人瞇起了眼睛,欣賞了薄墨櫻一陣子。接著他說。
「那麼──我差不多該走了。」
點頭致意之後,他蹣跚地走開了。
「──他是山腳村子裡的老人。過著平靜的人生,是孩子們和孫子們送他上路的……安享天年的人,經過這裡的時候心情也是平靜的。」
「看來你在『工作』了。」
那裡站著一個削瘦的年輕人。
白銀色的長髮、深灰色的眼睛,宛如透明般的雪白肌膚。
端正的長相,是中性的美貌。
穿著薄墨色為底,櫻花模樣的衣裳。是個看來纖細,如夢似幻的青年。
──是距今三年前的事了。
晴明造訪這裡的時候,周圍一片荒涼。
這裡是「眼睛看不見的道路」的交會地點。處處聚集著各式各樣的東西,這些均未受淨化地留存下來。
在即將枯萎的櫻樹四周,夜夜燃起了鬼火,可聽到啜泣的聲音。──這裡是惡靈的巢穴。
昔日在此種下薄墨櫻的皇子,同樣也是優秀的通靈者。知道這裡是「通道」。
 
因此,為了撫慰戀人的靈魂,同時也為了後世的人們,將送走死者靈魂的工作託付給薄墨櫻──
不過,那顆櫻樹失去了往日的靈力,開始枯萎。
──醒過來吧!
晴明對薄墨櫻說話。
──你忘了被皇子種下時的自傲了嗎?
──忘了你被託付的工作了嗎?
最後,薄墨櫻的精靈終於慢慢地甦醒。
他的外貌是個纖瘦、穿著襤褸衣裳的寒酸青年。
晴明繼續對蹲在即將枯萎的櫻樹下的那個青年說話。
「皇子之所以會把你種在這裡,是為了要送走死者的靈魂,這裡是死者的通道。──你忘了自己的使命了嗎?」
薄墨櫻的精靈抬起頭來,簌簌地流下眼淚。
「皇子已經過世了,也沒有任何人看顧我……只有時間空虛地流逝,就在這種情況下,我迷失了自己。」
他在晴明面前合攏雙手,
「……真是丟人。居然用這種寒酸的樣子玷污您的眼睛。請您──再給我一些時間。我一定會綻放出美麗的花朵來讓您欣賞。」
 
「我遵守約定,讓花朵綻放了。您請看!」
「──很美。」
「我想讓您看到……」
薄墨櫻的精靈微微臉紅了。
他輕飄飄地接近晴明。
「喚醒失去自我,像死去一樣地睡著我的人,是您──如果您沒有經過這裡的話,我會就繼續腐朽下去吧!」
「好美的花──我欣賞到了。」
晴明靜靜地站起身來,
「我似乎待太久了。天就亮了吧,我家裡的人會擔心的。」
「……您要回去了嗎?」
薄墨櫻的精靈眼神暗淡。
「我曾經和經過這裡的人交談。告訴我幸福回憶的人很少──大多數的人都是流著眼淚訴說痛苦、悲傷的事。人世似乎是個相當不愉快的地方。」
「或許吧。」
 
就在晴明苦笑著想要離去的時候。
嘩地一聲,颳起了一陣白色的花瓣雨。
晴明用袖子擋住身體,
「──你玩笑開得太過火了喲。」
花瓣雨在晴明的身邊打轉,化為白花串連的鎖鏈,捲住晴明的身體。
「……!」
「人世那種地方很無趣吧。請您永遠待在這裡。」
薄墨櫻的精靈從背後抱緊住晴明之後,與櫻樹同化。
晴明被櫻樹給綁住了。
「薄墨櫻的精靈啊,這麼做是不行的,放開我。」
「不,我不放。」
耳邊傳來聲音。
「自從那一天之後,我每天都想著您。好不容易終於見到您了……我不想放了您。」
櫻花的甜香──
「……」
晴明感覺到自己逐漸喪失意識。

 

三.
鬼王丸和涼牙走在山路上。
「偶爾爬山也不錯。」
涼牙說道,
「早知道如此,就應該帶便當來才對。喂,小子,這裡的景色不錯耶。而且也有水,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吧。」
「我們又不是來玩的!」
鬼王丸用生氣的口吻說道。
涼牙將嘴湊過去飲用從岩石上奔流下來的湧泉。
「呼啊」地嘆了一口氣。
「──這水真好喝,小鬼,你也喝吧!」
「你為甚麼能那麼鎮定呢……?」
鬼王丸瞪著涼牙。
「你是服侍晴明大人的式神吧!你都不會擔心主人嗎?」
涼牙咧嘴笑了。
「如果沒有那傢伙的話,我就自由了。」
「甚麼……」
「不過,被那傢伙束縛也不壞。」
再次喝過水之後,涼牙用手背擦了擦濕透的唇邊。
「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──最近我老是被那傢伙耍得團團轉,能夠讓那傢伙做事讓我覺得很高興。」
「……那是因為你喜歡他不是嗎?」
「人類的感情那種東西我不懂。這就是「喜歡」的心情嗎?──唔,反正那種事不重要。」
「我們快走吧。在我們做這種事的期間,晴明大人他…」
「不用急!至少喝口水怎麼樣?口渴的話會使不出力氣來的。」
「……」
鬼王丸不情不願地喝了水。是稍微冷靜下來了嗎,他小小地吐了一口氣。涼牙睥睨著這樣的少年。
「──小子。你還不了解晴明。還不了解那個男人的高深以及深不可測。」
「甚麼──?」
「那傢伙啊,用能力制服了本大爺──用靈魂的力量,那麼厲害的男人,是不可能會因為這種程度的事就沒命的。」
「可是……就算是再優秀的陰陽師,晴明大人還是人類──是活生生的人類啊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
低聲說完之後,涼牙往前邁進。
「我們走吧,別拖拖拉拉的。」
 
不久之後,看見了一個類似小村子入口的地方。
在小路交會的地點,有個長著青苔的石碑。
那裡記載著昔日皇子親手種下的櫻樹的由來。
「這個碑是──指標。」
鬼王丸說完之後,涼牙點點頭。
「似乎就是在前面。」
兩個人打算要前進的時候,四周突然變暗,開始出現薄霧。
涼牙像是撞到牆壁似的停下來。
「怎麼回事……?無法前進呢。」
「前方似乎是死者的領域。為了不讓活人誤入,所以佈下了結界。」
「你不能想想辦法嗎?」
「雖然很堅固,不過──如果只是挖過洞的話…」
鬼王丸以指結印,吟唱簡短的咒文。
之後──薄霧形成的白壁出現了波動。
鬼王丸拔出插在腰間的小刀,像是要割裂薄霧般地用力揮舞。
「道路打開了。趁現在──!」
將小刀收入刀鞘之後,鬼王丸衝了出去。
「還挺行的嘛!不愧是曾經想向晴明挑戰的人。」
涼牙跟在後頭。
 
薄霧逐漸變淡。
遠方依稀可見櫻樹。
綻放白花的櫻樹──環繞著朦朧的薄霧,散放出淡淡的光華。
「真是漂亮……」
鬼王丸低聲地說。接下來的瞬間,少年失聲大叫。
「晴明大人──!」
晴明被綁在櫻樹樹幹上。
不知道是不是昏倒了,緊閉雙眼癱在那裡。
「原來在這種地方被捉住了呀!」
涼牙接近櫻樹。
「不中用的陰陽師。──我馬上就來救你了。」
就在此時,狂風大作。颳起了像是風暴一樣的花瓣雨。
「嗚哇!」
因為太過強大,涼牙和鬼王丸不由得往後退。
「……嗯!」
抬起頭的鬼王丸呆住了。
眼前站著一個美得令人毛骨悚然的魔物。
白銀色的長髮、透明般的白色肌膚。
長相端正得令人害怕、眼睛往上吊,形成了邪惡的相貌,
「──活人應該無法接近這裡才對!」
白銀頭髮的青年,瞪視著涼牙和鬼王丸。
「魔物和人類的少年──是陰陽師嗎?」
涼牙瞇起了眼睛看著對方。
「……漂亮的男人,僅次於我和晴明吧!」
突然間,他發現到鬼王丸微微地在顫抖。
「嗯?怎麼了,小鬼,你在怕甚麼?」
鬼王丸臉色鐵青,流著冷汗。
「不行。這個──太不利了。」
是歷經百年以上歲月的櫻樹。帶有強烈的靈力──
「不是我能應付的對象……!」
「這個膽小鬼──!」
涼牙揪住鬼王丸的衣襟。
「還不振作一點!」
大聲說完之後,涼牙俯身到鬼王丸身邊。
低聲地說了些甚麼,鬼王丸輕輕地點頭。
涼牙看著被綁在櫻樹上的晴明。
「晴明──!你要睡到甚麼時候?起來了!」
略動一動,晴明抬起了頭。
「……真慢,難不成你們迷路了?」
「沒錯。因為你畫的地圖太難看懂了。」
「是你不會看地圖吧!」
薄墨櫻的精靈,輕飄飄地移動到晴明身邊。
「這一位──我不會讓他回去的!」
涼牙不置可否地笑了。
 
「你打算要誘惑晴明嗎?很可惜,像你這種纖細又柔弱的男人,不合晴明的口味。晴明喜歡的是像我這種充滿了野性又強壯的男人。」
「誰在甚麼時候說過那種話了──!」
「這沒甚麼好害羞的──晴明,一旦一起生活之後就會懂了。」
「我才沒有跟你一起生活。你只是死賴在我家裡罷了。」
「別把我說得像是蟑螂一樣嘛!」
趁兩個人的對話佔據了薄墨櫻精靈注意力的時候,鬼王丸悄悄地繞到樹木後面。
拔出腰間的小刀,切斷了綁住晴明的花鎖。
簡直就像彈開似的,白色的櫻花「啪──」一聲地散開。
晴明的身體脫離了櫻樹。
「很好,做得很好──!」
涼牙抱起晴明,輕飄飄地飛開。
薄墨櫻的精靈「啊!」地尖叫出聲。
涼牙落到地面上之後,笑嘻嘻地看著薄墨櫻的精靈。
「抱歉啦,我把晴明要回來了!」
像是在炫耀似的抱起晴明。
「……好輕哪,雖然有外形也有感觸,不過沒有重量。因為只有靈魂而已嗎?看,還能把他攔腰抱起呢!」
「──放我下去!」
低聲說完之後,晴明用力地揮開涼牙的手臂。
鬼王丸從懷中取出寫著咒文的紙,貼在櫻樹樹幹上,像是要釘住似地插上小刀。
「啊啊──!」
薄墨櫻的精靈發出慘叫,摀著胸部跪倒在地。
白銀色的長髮紊亂,簡直就像心臟被貫穿似的,痛苦地用力呼吸。
鬼王丸雙手使力,將小刀刺得更深。
「噫咿……」
是相當痛苦吧,薄墨櫻的精靈像是要被抓破雪白的喉嚨似的,在地面上掙扎扭曲。
晴明開口了。
「──鬼王丸,夠了,鬆開法術吧!」
涼牙不滿地說,
「你太心軟了啦,晴明。用法術封印起來還不夠。像這種樹,最好把它砍掉燒了!」
「這顆樹的任務還沒有結束,不能那麼亂來。」
晴明走向臉朝下,痛苦喘息的薄墨櫻精靈,放低身子,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抬起頭的薄墨櫻的精靈流著眼淚。
「──我很寂寞。」
「……」
「我是指標。所有的人都經過我而去。──我總是孤獨的。」
 
「那點我也一樣啊。」
「我喜歡你──晴明。」
「總有一天,我也會經過這裡。」
「你是要我等到那一天為止嗎……?」
「對於活了幾百年的你來說,不過是片刻的午睡時間吧!」
「我不想……讓你回人世去。」
「──人世也不全都是壞事啊。」
涼牙插嘴。
「晴明為了你而使用賭命的法術,你再要求更多的話,就太貪心了不是嗎?」
「……」
涼牙的話似乎令他想起了甚麼,薄墨櫻的精靈像是自我厭惡般地安靜了下來。
「──沒錯,他說的沒錯,是我硬要你接受我的感情。……我不能再期望更多!」
他握住晴明的手,
「昨晚非常快樂──能和你共度一個春夜,對我來說是無上的喜悅。」
「可惡…」
涼牙發出低吼。
「剛剛──我感覺到了強烈的殺意喲。」
鬼王丸安撫著氣憤填膺的涼牙。
薄墨櫻的精靈站在櫻樹下,依依不捨地回頭看著晴明。
最後,那個身影像是被吸進樹幹當中似地消失無蹤。
涼牙嘆了一口氣,
「真是任性的櫻樹!」
「就櫻樹來說他還年輕。──年紀還小。」
「出於無邪的邪戀嗎?不管怎麼樣,還真是會給人添麻煩!」
鬼王丸像是再也忍耐不住似的奔向晴明身邊。
「晴明大人──!」
晴明撫摸少年的頭,
「多虧你們了,我要謝謝你們。」
涼牙一副看不憤的神情。
「不過,你還真是個容易被魔物喜歡上的傢伙啊。你可以預測到會變成這樣吧?還特地使用危險的法術──如果我們沒來的話,你打算怎麼辦?」
晴明露出了微笑,
「──我想你們一定會來。」
「你呀……!」
「我先回去了。」
簡短地說完這句話之後,晴明的身影忽然消失。之後,小小的光珠朝著京城方向飛去。
 
「──晴明大人!」
拉住想要跟著追上去的鬼王丸,
「等一下!」
涼牙在說完話之後,一瞬間變身為白龍。
「上來吧!雖然我早就決定不讓別人乘坐,不過這次特別。」
「……你真是個好式神。」
「你現在才注意到嗎?」
鬼王丸坐到白龍的背上。
「──好了嗎?要走了喲,你要緊緊捉牢!」
白龍飛上天空。
 
不久之後,白龍降落在晴明宅邸的庭院裡。
從背上爬下來的鬼王丸。朝晴明的房間跑去。
涼牙也恢復成人類的外形,跟在他身後。
──在睡榻之上的晴明還在沉睡。
「怎麼,還沒有醒過來呀!」
涼牙洩氣地說道。
「靈魂要融入肉體需要一點時間。」
鬼王丸回答道。他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「……靈魂脫離之後經過太久的時間了。不知道能不能順利進入肉體當中?」
在兩人的守護下,躺臥著的晴明臉頰出現了血色。
體溫似乎也上昇了。
因為心臟強力跳動的關係嗎。晴明的身體微微彈起,再次深呼吸之後,他靜靜地睜開了眼睛。
之後,上半身慢慢地坐了起來。
「晴明大人──!」
鬼王丸眼中含淚地撲進晴明的懷中。
「太好了……這下已經沒事了吧?」
「──害你擔心了。」
「嗚哇啊啊嗯!」
少年放聲大哭。外表較年齡更為成熟的鬼王丸,宛如孩子般地啜泣。
「別哭成這樣。我只是去享受片刻的密會罷了。」
涼牙捉住用淡漠的神情如此說道的晴明的衣襟。
「……!」
用嚇人的表情盯著晴明的涼牙,突然間像是不知所措般地移開視線。
「不要太讓我擔心啦!」
小聲地說完之後,涼牙抱住晴明。
「啊啊──」
輕輕地點了點頭之後,晴明微笑了。
不知從何被風吹來的櫻花花瓣,在庭院飛舞。
還是個陽光和煦的春日午後。

插畫



拍手[0回]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pass
secret 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注意事項
請在詳細前留意以下幾點
0. BLOG主為腐女子, 請自行注意

1. 碎碎唸 + 置頂通知

2. 不太喜歡用句號(。), 請見諒...覺得有問題請小紅叉
畢竟BLOG雖然是公開, 但也算是私人地方(?

3. 找文的話推介weebly, 分類比較清楚 -- 放置地Weebly

4. 我不咬人的, 搭訕我搭訕我搭訕我 (喂

5. 順便說, 長期開放點題
プロフィール
NAME:
岸道靈
性別:
非公開
尋找我的方法:
Plurk
我plurk的東西都關小圈圈, 要加圈請私plurk我
訪問
關注更新用的TWI

整理了就拿來做網頁

狩獵範圍:
公主廚 (姬王子/荔枝姬), 艾妲瑪格

戰國無雙 -
元親廚 (主元光), 左近桑大愛, 元就超喜歡

真三國無雙 -
子龍愛, 溺愛夏候霸, 孔明我的神

銀魂 -
高杉廚 (高桂only)

黑子 -
主吃紫冰, 黃笠, 高綠, 笠松前輩太可愛

灰柳廚, 滙帝控, Pretz黨, 擬人愛好, 歡迎以雜糧(???)餵食之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扉之守人:
ブログ内検索
BLOGPET
我就是留著紀念我的小白貂 T^T




最新CM
[05/19 NONAME]
[12/23 lala]
[07/19 anemotaxis]
[07/04 NONAME]
[06/10 yvw]
バーコード
アクセス解析

Powered by Ninja Blog
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    phot by FOG.

忍者ブログ [PR]